安全信息

集团工会女职委“我家的安全故事”征文:记忆中的那场火那湾水

作者: 王静     时间: 2020-07-17     点击: 查询中    分享到:

“安全生产月---女职工家属在行动”

集团公司工会女职委“我家的安全故事”获奖征文

记忆中的那场火那湾水

(陕化公司  王静)


“啊!着火了,快来救火啊!”

着火的地方是我家一孔还没有安门窗的窑洞,边上有锅灶(做饭的灶台),正在熬着饭,里面装满了日常生火做饭的豆荚、高粱杆、糜子谷子杆等柴火。着火原因是因为我模仿家人烧火做饭的情景,将灶堂里的一支柴火取出来放进了后面的干柴中,还用手摇鼓风机吹了点风……

然后就听着大家找水灭火,那个时候的陕北是没有自来水,我家也没有井水,都是靠大人去远处的山底下肩挑,此刻邻里邻居全把自己家的水都端来了,也抵不住火势,将一窑洞的柴火基本燃烧殆尽才算结束。

而这一切救火的场景,早已躲在石头墙后面的我没敢看,肆虐的火苗声,凌乱的脚步声,水桶的磕碰声,大人们的喊叫声……只是听见就已心如刀绞,害怕、惭愧、后悔……而其中最钻心疼的声音无疑是母亲喊我的乳名。我硬是蜷缩在墙根不敢应声,害怕因为闯了大祸挨打。现在想想至少在那一刻母亲应该是担心大于气愤,因为当时着火之前是我和她一起在那边做饭,就在她转身出去取个东西的间隙,我就干了这么一件大事!直到我实在忍受不了母亲的那种呐喊,终于鼓起勇气站起身来弱弱地应了一声,走出来后,映入眼帘的是窜天的黑烟和白气,是铺满院子烧剩半截的秸秆在晾晒,还有大家黑乎乎的脸和手,他们看见我的时候又都笑着露出白白的牙……而我唯独没有去看母亲,没有去看她的眼,我在想,他们一定是担心我还在里面,母亲会不会想着像失去这些柴火一样已经失去了我!

是的,是我放的火,那个时候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吧!只是出于好奇的玩耍,后果就是黄土顶的窑洞变成了黑洞,生火做饭用的柴火要靠山上去捡树枝了。尤其自己一个女娃娃家眉毛睫毛刘海都没火燎没了,头发梢都烧焦了。我庆幸自己没有被毁容,没有被烧伤,没有太多的不可补救,只是我的心,总是那样的不安,我的眼,那般噙满泪花……

穿过我们村的河叫淮宁河,小时候,河里每次发洪水的时候,村里就有好几个年长的、有经验的人,站在河上那座小石拱桥的制高点捞河柴,里面还有我的大伯,所以在煤块还是我们眼中的奢侈品时,大伯家每年晾晒的河柴总归是让人羡慕的,冬天取暖做饭有着落了。那是一个夏天,我和我哥和往常一样,从十几米高的陡坡上,沿着弯弯扭扭的小路下来,卷着裤管,就在河里玩。也就十来岁吧,我哥比我大三岁,都还是个孩子。那清澈的水,浅浅的,把河底看个透,我们就在河里那种长长的、绿绿的、手感软绵绵的水草下边翻腾,看看有没有小鱼、青蛙什么的。突然就听见头顶上有个妇女的声音扯着嗓子喊着什么,那种惊恐甚至是绝望的喊叫,有点吓到我了。我抬头一看,好像是我村的二婶子,看着使劲朝我们挥手示意,仔细一听“发山水(洪水)兰,涛涛你赶紧拉上静静上来,麻溜儿啊,快来救人啊!赶快啊……”然后我就感觉挽起的裤管湿了,河水涨了,河水也开始变黄了……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要被冲走了,要淹死了,哭了喊了可就是挪不动双脚,像钉子钉到河道中间一样,我脚底下踩的那块大石头早已不见了。我看见我哥跑出去了,回了头看见我原地不动地哭,又开始往回跑,河边的崖畔上已经不止二大婶子一人,而是黑压压的聚了好多人一样,只见一个黑影从十几米的崖畔上连跑带滑狂奔下来把河道里的我一胳膊揽出去,另一个胳膊拉着我哥,冲到了河床最边上的高一点的地方,然后崖畔上边的人一个拉着一个愣是把我们兄妹俩传上去,我就是个哭,应该是嚎吧,觉得自己差点就要死了,那种死里逃生的恐惧堵满了幼小的心脏。我瘫坐在崖畔上,耳边充斥着各种嘈杂,透过那些个补着补丁的裤腿缝隙,我看见了我的红布鞋,已经只能看见一只了,就在河道里飘着,我还没舍得穿几天、还新新的,在那黄泥水里显得那样刺眼,越来越远,我就越来越哭的厉害,越来越害怕那要是我自己飘走了,就没有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母亲也来了,只听见泣不成声的哭喊,我还是一样不曾看过她当时的脸,尤其眼睛更不敢看……就听有人说,没事了,娃们都上来了……

事后才听二大婶子说呢,虽然我们村大晴天,但上川(沿着河道其他几个村)里下雷阵雨了,她刚好准备下来洗衣服,老远看见山水(洪水)头子浪多高卷着往前拥,看见河道里我们兄妹俩赶紧喊人救命,除了喊叫她也是两腿发软,眼看这两个娃娃就这也样被冲走了。好在有那座石桥缓冲了一下,过了那个石拱桥河床变宽很多,山水(洪水)头子劲气小了些,才有机会救人上岸……而那个救我们兄妹上去的黑影从开始就没看清到现在更不记得了,但我的母亲一定去感谢人家了,说不定还凑了钱,带着一瓶梨罐头、一盒饼干什么的吧!

那场火,那湾水,已经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很少提及,也不愿想起。而如今我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却时不时会想起这些过往,甚至努力回忆细节,就好像我变成了我妈,在火光冲天的窑洞门口撕心裂肺地喊着自己的名字,跌跌撞撞挤进人群看到从泥水里打捞出来的自己……

此时此刻,我早已泪目,我好难过,也好害怕。如果当初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个叫做母亲的人该如何面对?如果换做是我,我的孩子身处险境或是……我又该如何继续活命?

2017年的冬天,那个春节是在陕北老家过的,那一年我的图宝贝快四岁。小虎(孩子爸爸)带了单反,我拉着宝贝,从早已修整、宽宽的水泥斜坡下去,踩过裸露在河床的枯草,跨过那现在看着矮矮的石拱桥,我不再尘封那些伤心、惊恐的回忆,讲给我的孩子听,拉着他走在冰冻的河面上,找当时自己脚踩的位置,给孩子讲那一幕幕的画面。

而当下,我的两个孩子一个六岁,一个一岁,有些道理他们还不懂,没关系,我相信言传身教,尤其我的大儿子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思想,每次我都会说,宝贝我们做事情之前要先动动小脑筋,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因为除了自己没有谁时时刻刻在身边提醒你守护你。我给他买了好多绘本,有紧急自救的《紧急号码我知道》、有交通安全的《我要远离交通危险》、有家庭安全的《我不要身体受伤》还有户外安全《我不会走丢》、社交安全《我不上你的当》等等,我们一起图文并茂的读着,一起回忆我的安全故事,我要将“安全”这颗永恒的种子,播散在宝贝的脑海里,我要让“安全”这种不变的意识,融入到宝贝的血液里。

我们穷尽一生的奋斗,可不就是想让自己和自己的家人,能有一个温馨的家,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能有一颗快乐的心!因为只有安全了,我们才有幸福生活的前提,只有安全了,才有创造未来的可能。

爱自己,让自己安全,爱家人,也要自己安全!因为,那是我们对家人最直接、最有力,也最需要的回报!我们都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平安,顺遂……


上一篇: 无 下一篇:蒲洁能化:“四力”驱动 做好安全“必答题”